都市异能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起點-第三百八十六章:談判推薦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冲进楼道,满脑子嘈杂纷乱的曼蒂直接一个翻身起跳就跃过了楼道的护栏,双手扒在护栏上双脚一蹬就跳到了二楼的楼梯上,仔裤坐在滑道上倾斜着就往下滑了下去。
这时头顶的追击二人组才冲进了楼道口,扒在护栏往下看,一低头就见到坐在护栏上滑到一半的曼蒂直接往下跳,双手抓住护栏一个减速,双腿再一蹬就跳到了下一层的护栏上成功落到了一楼。
恺撒见状直接准备翻越护栏往下跳,但才翻出一条腿就惊然想起自己在这里完全没有血统优势,这个高度跳下去估计得摔得很惨,他才浮现起这个念头身边的人影就已经飞出去了,他甚至来不及制止他!
翻出护栏的楚子航直接就往下跳了,落到二楼的位置猛地伸手扯住了护栏减速,右脚一踹墙壁整个人倒摔了下去,感觉就像将一个皮球丢进了弯窄的通道里各种弹跳撞击,最后落地的时候不忘双手保护脑袋蜷缩成一团保护脆弱点。但尽管这样楼上的恺撒还是清楚地听见了楚子航摔在一楼地上时发出水袋落地一样的一声闷响。
…怎么这么拼?到底这金毛是‘S’级的老婆…哦不,师姐,还是你的师姐?
才冲进一楼走廊的曼蒂正以为自己甩脱了后面的追兵,没跑两步就听见后面闷响一声,扭头过去就看见黑发的男孩在地上摔得滚了两圈,然后余势不止地爬了起来疯也似的向自己冲了过来。
这场面吓得她亡魂皆冒…这群人真是疯子啊,好歹她练过一段时间跑酷,但你这三楼的高度直接开跳是不是有些不要命了?
紧随楚子航其后的又是一个金色的皮球落地了,恺撒也跳了,只不过比起楚子航的蛮劲儿,他效仿了曼蒂的下楼动作,在护栏上借力弹跳下楼,慢是慢了一些但这种情况也不打紧了,前面已经有楚子航咬住曼蒂了他现在已经从追击的第一批次退到了后援的位置。
曼蒂咬牙扭头就开蹿,但在短程爆发的速度比拼上,女生的确弱于男生,荷尔蒙和代谢系统的差距使得曼蒂在这场不足一百米的短跑上瞬间处于下风,漆黑走廊里扑过来的黑发男孩简直就像夜间活动的黑豹一样矫健得让人恐惧,完全不像才从三楼上摔下来一样。
曼蒂再度扭头的时候悚然发现背后的男孩已经不见了…不是不见了,而是对方已经俯冲到自己身后了,一个助跳擒抱锁住了她的腰腿,两个人在全力奔跑的状态下失衡摔倒在了地上滚成了葫芦。
曼蒂反应超乎了楚子航的想象,他还没来得及进一步进行地面技锁足,对方就猛地抽出右脚一踹,闷在了他的脸上,把他直接踢得翻滚了出去撞在了墙边!
而曼蒂自己也是在光滑的地板上滑行了数米远才止住了身形,这一耽搁彻底让她的逃亡计划泡汤了,在走廊尽头的安全通道出口,一个男生猛地推开了门冲了进来,抬头就看见了地上的楚子航和曼蒂脸色变得阴沉得可怕。
伏兵?
地上仓促爬起来浑身疼痛的曼蒂感觉自己的脑神经热得发烫,为什么她来之前没有发现有伏兵?还是说这个伏兵是一直在教学楼附近放风巡逻的,在她潜入时偶然错过了对方?也难怪对方脸色这么差了,抓到自己之后肯定得拿自己泄愤吧?
现在的情况已经差到不能再差了,前有饿狼后有虎豹,楚子航身后的恺撒也冲过来了,速度完全不比前者慢多少,几乎已经成为了两面夹击的局面。
安全通道口堵路的伏兵在向她这边冲过来十几米后就停住了,正好守在了这一段走廊上唯一的一个窗户旁…经验丰富得要死,完全杜绝了猎物逃出生天的所有可能性。
在曼蒂身后,楚子航也撑着墙壁站了起来,驻足在她的不远处没有继续靠近,恺撒也在数息后来到了他的身边,走廊上曼蒂被彻彻底底地包围住了,楼上密集的脚步声也紧随其后而来,现在的她插翅难逃。
“没受伤吧?”恺撒低声问向身边撑墙站起的楚子航。
楚子航轻轻摸了摸出血的鼻子,活动了一下手臂和腿脚,落地的时候他反复撞击了护栏和墙壁,有一定的减速效果,在确定自己暴力着陆只是撞伤了几大片淤青后摇头说,“被踹了一脚…除了鼻梁外,其他关键部位没有骨折,不影响活动。”
“那就好,但接下来的情况才是最麻烦的。”恺撒看向了远处扶墙而立的曼蒂低声说。
被必入绝境的曼蒂感觉自己心跳快要爆炸了,浑身的温度都在随着心率的上升上涨,自己现在已经无路可逃了,敌人是数十个身份未知的成年人,在这种窄小的环境里她该怎么办?束手就擒还是拼死一搏?
越是想,曼蒂就感觉大脑越是混乱,这种危机感就像被白金之星攥住了心脏一样无法呼吸,她越是紧张就越呼吸急促,倚靠在墙边像是走投无路的幼兽一样死死地盯住后面追来的人群。
…或许在曼蒂自己的臆想中,她是一只被狼群追到角落的小鹿,可在后面赶来的学员们的眼中,走廊不远处那个黄金瞳已经完全点亮了的女孩才是真正随时准备择人而噬的猛兽!
“啊哦。”陈墨瞳站在后面赶来的人群最前面,看到曼蒂的黄金瞳忍不住低声嘟哝了一句,“这下麻烦了。”
恺撒最先做出反应,向身后赶来的支援抬起了右手,示意所有人都不要轻举妄动,整个走廊在脚步声消失后立刻就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不远处女孩剧烈喘息的呼吸声,以及走廊窗外草坪里蛐蛐的叫声。
在安静持续了整整一分钟后,恺撒看向了身旁的楚子航,后退了半步示意让他进行交涉,曼蒂·冈萨雷斯这个人物所有人都对她不熟悉,唯独楚子航在卡塞尔学院里跟对方是熟识,并且可能说过很多次话,一起吃过饭,这种情况下只能优先让熟悉的友人来进行交涉。
楚子航向前走了半步,也仅仅是这半步,激起了曼蒂巨大的警惕,轻轻按在墙壁上的右手手指下意识一抠…所有人都清晰见到了混凝土墙壁上留下了五道微深的指印。
“我们没有恶意。”楚子航停下了脚步,看向了曼蒂开口平静地说,“我们只是想聊聊。”
“用‘Tackle’(橄榄球术语,意为擒杀)截停我然后跟我说只想跟我聊一聊?”曼蒂靠在墙壁上苦笑着盯住楚子航,眼眸里全是精神濒临极限的无奈和恐慌,“我听到了你们在教室里的对话,我也知道你们准备对我做什么…詹姆斯老师那件事就是你们干的吧?”
“那次是意外。”楚子航沉默了一下,居然承认了他们就是那件事的始作俑者,注视着曼蒂说,“所以我不希望这次也发生意外。”
“你们也在寻找凶手?那个带走阿玛拉的怪物?但为什么你们要向我们这些人下手…我不明白。”
“这件事很复杂,我也不能解释。”楚子航说,“但你要相信我们,我们不会伤害你,我们只是想跟你聊聊。”
按照谈判的标准来看,楚子航这几轮的发言差劲到了极致,但却没有人能站出来批评他,因为按现在的情况来看受到环境因素影响的他们的确不能解释,在不能解释的情况下也只能做出这种差劲的发言,利用不断强调我们不会杀害你,来稳定对方的心态。
“那你能告诉我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吗?”曼蒂问。
“找到真正的凶手…带所有人安全地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卡梅尔大学?”
曼蒂看了一眼四周的走廊,校园里静悄悄的,这里离住校生的寝室楼大概有四五百米远,就算她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你们这群转校生是不是有病?没有人求着你们来我们学校搞风搞雨。”
“不仅仅是大学,而是…我们只是想帮忙。”
“帮忙?把一根树枝插进我们历史老师的肚子里就叫帮忙吗?你们这群疯子。”
“我说过了,那只是意外。”楚子航沉声说。
“意外?你倒是解释一下什么意外?”曼蒂说,“你一直说无法解释和意外,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们?”
楚子航注视着曼蒂,数十秒的沉默后,才抬起了手摁了摁太阳穴,缓缓开口说,“最开始,我们到达小镇后第一个锁定的人是这次任务的原负责人,詹姆斯·弗兰克,于是我们选择寄了一封信给原卡塞尔学院大四外勤实习教官弗兰克…也就是你口中的詹姆斯老师。”
这句话一出口,楚子航身后待命的那群学员脸色就变了,苏茜和兰斯洛特一个箭步出去想要开口阻止楚子航,但恺撒却突然伸手拦住了他们示意他们闭嘴,让楚子航说下去。
“信件的内容是詹姆斯·弗兰克真实的上半生履历,卡塞尔学院1986级力学系毕业生,‘A’级混血种,毕业于1990年,进入执行部工作,3年内完成‘A’级及以下任务共13宗,在第四年被提拔为执行部特级专员,于2008年进行教官指导任务时,在原卡梅尔小镇陷入了…”
楚子航的声音忽然停住了,曼蒂正听得入神脑海里似乎有什么就要跳出来时,抬头就惊然发现这个男孩用手捂住了自己口鼻。
这个小镇仿佛有一股宏大的力量突兀地降临了,从各个角落渗透进了这条走廊,如潮水般汹涌冲击着违规的错误,虽然不可目视,但每个人都能清晰地感受到这股力量的存在。
在平日里他们几乎无时无刻都在受到这股力量的排挤,并且随着时间的推演越来越严重。如今楚子航主动触犯了禁忌,这股力量也毫不留情地轰击在了他的身上,他原本断裂的鼻梁流出了大量的鲜血,双眼里不知何时全是血丝,额角青筋绷起,浑身不自然地膨胀…简直像是要从内而外爆开一样。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我们进入这个小镇的方式是不正规的,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段强行介入了这里,在写信时,每写出一个关键词,写信的人就会受到这座小镇的‘排斥’。”
可就算如此楚子航依旧站得笔直,忍耐住了那种不适感,擦去了脸上的鲜血面无表情地看着满脸惊悚的曼蒂,“所以在写完那封信后,我们折损了一个人,不得不强行切断他与这座小镇的联系…”
“在接收到信件之后,弗兰克教官的确如约赶到了会面的冷杉树林,见到了我们约定好碰头的专员…嗯,专员也是敏感词不能说么?见鬼…又说了一次。”这时,恺撒也上前了几步揉着太阳穴代替了楚子航继续叙述。
“在接头时,我们又折损了一个人,你所知的詹姆斯老师在接收到我们透露的信息后失控了,他的格斗技巧很强,但跟他接头的那位学员也不差,算是狮心会柔道社的社长。在武力冲突的过程中,我们的人被重伤濒死强行切断,而弗兰克教官也付出了腹部受创的代价。”
“所以你们想说,你们是正当自卫才把詹姆斯老师给送进了医院?”曼蒂脸色难看地问道。
“这是事实。”恺撒扶了一手楚子航,跟他一起共同承受了宏大力量的排斥,看向曼蒂淡淡地说,“我们谁也不知道在这个小镇里真正的死会意味着什么,所以我们的那位专员最开始只是在一味地防御,直到实在撑不下去了才进行自卫反击捅伤了弗兰克教官…我们压根就没想过要伤害他!”
“你们在我看来真是一群疯子…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学校,说你们是认识我的,我也应该认识你们,我不相信你们就要想办法绑架我。”曼蒂苦笑着说,“你们一直嚷嚷着要找凶手,那你们去找啊,这所学院里的学生什么事?”
“你真的忘记了很多东西,你们就不是卡梅尔大学的学生,包括这座小镇里的所有人,甚至这座小镇也不是真实的…嗯。”恺撒瞬间住口了,因为他意识到了如果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有可能下一秒他就真的会被这座小镇丢出去。
“你们是上火了吗?一直流鼻血…”
“我听你这句话倒是挺上火的…”恺撒擦拭了一下鼻下的鲜血面无表情地说。
再这么作死试探下去他和楚子航两人迟早得被这所小镇给踢出去,现在他们说了那么多不该说的还能站在这里纯粹是因为他们的血统在所有人中算是一流的,换作其他人,说了这些事情早就该退场了。
或许真如曼蒂所说的,恺撒和楚子航他们就真不应该试图从这些原本的同伴身上下手…可他们真的没法获得更多的情报了,只能试图在曼蒂他们身上找找希望了,在被排斥出小镇之前尽快找到凶手。
这天真的聊不下去了…说事实会被小镇排斥,说其他又无法取得信任。想要依靠暴力手段来获得更好的谈判平台,对方身上现在又开始表现出了血统的力量,如果动起手来虽然他们人多不一定输,但一定会死伤很多。
跟一个暴怒的混血种动手…那种情况下没有血统优势的他们很难保证双方的伤亡…谁也不想在这座小镇里死上那么一死!
“你应该知道我们没有撒谎,你不记得我们,你总该记得林年吧?”楚子航低声说道。
“林年…?”曼蒂的脸色更加奇怪了,她不止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了,异常的熟悉…熟悉得让人心慌。
“我们来到这个小镇后其实还发现了另外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楚子航说,“在这里的每个人失去了自己以前的记忆就像是脱离了‘枷锁’一样,他们在这个小镇里表现出来的性格和习惯完全就像是他们心底里最本性的,不加压抑的模样。”
“詹姆斯·弗兰克在进入执行部四年后原本可以晋升更高一级的专员等级,执行更为重要的机密任务,这算是每个专员的梦想,但他最后却成为了教官,因为他说过他喜欢教书育人的感觉,喜欢培养一个又一个学生成为优秀的人…所以就算在这所小镇里他不是一个混血种,也是一个历史老师,一个具有威严,对学生格外善良的老师…”楚子航一边说身上一边渗血双眼里几乎充血成了红色。
“在冷杉树林的时候,他看见找到自己的人是自己的其中一个学生,在冲突发生的时候已经算是留手了,不然那位学员也没有机会把树枝捅进一个‘A’级混血种的身体里。”楚子航低声说道。
这下就连身边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变化的发生了,在他身边的景物竟然开始发生了淡淡的曲光现象…跟VCD影碟机里的碟片卡壳了一样,不断有裂痕在他的周围闪烁,让人感到荒诞和恐惧。
这个小镇似乎在试图纠错,抹除一些什么东西,而楚子航正是抹除的对象,即便是这样他依旧还在注视着曼蒂继续说下去,“深陷在这里的人总都会记住什么重要的东西,那什么东西对你来说是不能忘记的?优秀的成绩?万众瞩目的魅力?甚至是你不管在外面还是这里都喜欢吃的零食仙贝?这些都是你印象里最执着在意的东西…那林年呢?他有资格该被你记住吗?”
“我…”
“我们知道阿玛拉在哪里。”
这时就在曼蒂还依旧在迟疑的时候,人群中一直沉默的陈墨瞳忽然说话了。
她抬首直视向曼蒂,“你不记得‘S’级,那你总得记得最好的朋友吧?如果我说我们能帮你找到她,你是不是就暂时愿意相信我们了?”
听到阿玛拉这个名字,曼蒂陡然抬起了头看向了陈墨瞳,“你确定…?”
“我能理解为什么你那么执着阿玛拉,她是你在卡塞尔学院里的同级好友,算得上闺蜜的朋友,认识得比‘S’级还要早,所以在这座小镇里你们的关系依旧密切…”陈墨瞳摁了摁太阳穴忍耐着头疼,她的血统没有恺撒和楚子航那么优秀,只能迅速做出总结,“我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只要你跟我们走,我们就能带你去见她。”
“…你们找得到阿玛拉,却找不到凶手?”
“我已经付出我们这边最大的诚意了。”陈墨瞳说,“如果你再不相信,今晚的事情真的就无法挽回了,如果我们真的要害你,还会跟你说那么多废话吗?”
曼蒂看了一眼走廊里十几个人影,迟疑了一下,在沉默着思考了数分钟后,她看了一眼楚子航,两人的视线也对在了一起。
似乎是真的想起了什么,她终于点头了。
“你们带我去找阿玛拉我就相信你们…以及说说那个叫林年的…男孩?是男孩吧?”
所有人几乎同一时间长呼了一口气,包括守门守窗的那位兄弟…这场谈判里他的压力才是最大的,如果谈崩了曼蒂一心想逃,唯一的出路就是他守住的安全通道和窗户,那时他势必会第一个受到一个混血种的正面攻击,生还率感人。
现在终于谈拢了,冲突就没有必要发生了,这个局面是所有人都乐意看到的。
曼蒂放松了身体一边揉着额头叹息,一边走向了满脸鲜血的恺撒和楚子航,两人都注视着她,脸上依旧血迹斑斑。
在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情况下,楚子航忽然脸色紧绷了起来,想要喊出些什么,但却因为伤势的缘故吐了口血出来把话逼了回去。
这一刹那里,昏暗走廊中他的眼眸中倒映着的那个揉着额头的女孩的指缝中那抹金色简直刺眼夺目…
向前走了几步的曼蒂忽然一个急停转身,鹰隼似的冲向了背后走来的守门学员,一个锁喉把他拖拽到了地上,双手死死箍住了他的喉咙,往后用力拖开了距离。
谁也没想到原本都已经开始互相信任的曼蒂居然忽然变卦了…不,这种一气呵成的动作,只能是提前在脑袋里演练了数十次才能如此顺利完成的。
——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信他们的任何一句话。
“‘动手的时候记得稳定她的精神状态,最好在她毫无防备的时候下手’。”曼蒂死死擒住怀里涨红着脸无法呼吸的男生,看向人群中的陈墨瞳说
每个人都看见了她脸上原本放松和松散的表情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令人心寒的面无表情,眼里的黄金瞳锃亮无比。
“…我记得你之前这样说过的对吧?”她问道。
“你…”
陈墨瞳还没说什么,曼蒂已经打断了她的话,面无表情地说“你们说小镇最能反映出一个人真实的模样?如果你们在现实里真的认识我,就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性格…抱歉我是没法相信你们的,我没法相信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我会自己找到带走我朋友的凶手的…只是时间问题。”
每个人在这一瞬都看见了这个金发女孩眼中掠过的一抹绝厉。
恺撒和楚子航几乎同时准备冲过去营救,但还是慢了一步,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居然会痛下杀手,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曼蒂锁住了那个学员的喉咙,猛地一扭将其彻底折断了,在令人发寒的骨裂声中,尸体被径直丢飞了过来砸中了恺撒和楚子航两人。
“曼蒂·冈萨雷斯!”身后的恺撒几乎是吼了出来。
曼蒂没有回头,但她大概能想象到那个金发男孩那海蓝色眼眸的结冰般的冷意和怒火,她冲向了安全通道一脚踹开了大门逃进了夜色的学院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