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黎明之劍 愛下-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再次相見分享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在夕阳留下的最后一缕辉光中,来自白银帝国的巨鹰们鼓动着巨翼降落到了位于城市中心附近的开拓者广场上,这些骄傲而训练有素的巨型猛禽肃穆井然,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伏低了身子,让背后的骑乘者落地,而天边的最后一道霞光则几乎在同一时间从广场周围的建筑物顶端悄然流走,夜幕降临帝都。
然而黑暗并未如期而至——魔晶石灯已经点亮,明亮的光辉从高高的铁柱顶端洒下,让广场和周围的道路亮如白昼,迎接的队伍从两侧迎了上来,在广场边缘,巨大的全息投影腾空而起,上面闪耀着绚烂的流光和同时用两种语言表述的欢迎致辞,欢快的乐曲声回荡在广场上空,那是人类的曲子——但其中又杂揉着精灵风格的变调。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黎明之劍 起點-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再次相見熱推
阿兹莫尔从巨鹰背上下来,在他来得及仔细观察这座人类帝都之前,充斥在眼前、耳中的光影和声音便让他一愣,随后他才慢慢适应过来,目光扫过那些穿着与记忆中大不相同的“现代服饰”、看上去神采奕奕的人类,看向那些明亮整齐的路灯和广场边缘高耸的建筑,越过那些漂浮在空中的巨大全息投影,看到了远处散发微光的水晶高塔、机械钟楼以及更远处天空中逡巡的飞行机器,甚至还有夜航的巨龙。
神赐的这双眼睛,让他可以在夜色中看得更远,而他所看到的这些,都是在天空俯瞰时无法看到的细节。
这位现存最古老的德鲁伊圣贤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他还记得当年刚铎帝国的盛景,也记得魔潮之后披荆斩棘的开拓者们所建立的国度,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和他今日所见的截然不同。
“这就是……那个浴火重生的‘塞西尔帝国’?”他讶异地低声说道,“我还以为……”
“您认为它应该更粗犷一些,更像个穷兵黩武的军事帝国,是么?”一个带着笑意的女声从身后传来,将老德鲁伊惊醒,“就像许多人传言的那样。”
“……我没有这种偏见,女皇,我知道一个只能穷兵黩武的军事帝国不可能建立起一个统合全大陆力量的联盟,”阿兹莫尔缓缓摇了摇头,“但我也确实没想到它会是这副模样……我记忆中的人类,寿命比精灵短暂,却比精灵活的还要严肃,而这座城里——一切都在肆意生长。”
他用了“肆意生长”这个词来形容自己所见的这座城市,因为他所见到的确实与旁人不同——在那双神赐的眼睛中,他能够看到“生机”与“活力”形成的脉络,他能看到那些看似冰冷的建筑物背后充盈的力量,能看到整个城市被笼罩在庞大而活化的能量场中,同时他也能看到由万千心智所形成的“共鸣”,一种积极昂扬的、自信而磅礴的心灵共鸣覆盖在城市上空,而这种强大、鲜活、凝聚的力量,他已经有许多个世纪不曾见过了。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黎明之劍 ptt-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再次相見相伴
“这座城里聚集了十二个不同的智慧物种,他们又包含数十个来自天南地北的民族,这里有来自塔尔隆德的巨龙,也有来自白银帝国的精灵,矮人会在这里做生意,也有在此留学的灰精灵——在偶尔的时候,您甚至可能会遇见来自深海的海妖,”贝尔塞提娅微笑着说道,“我知道您所说的‘肆意生长’是什么意思……虽然我没有您那双眼睛,但我也可以看到这片土地上聚集着多么庞大的力量。”
“……作为如今德鲁伊‘正教’的首领,承认自己并没有‘神赐之眼’合适么?”阿兹莫尔没有抬头,只是用很平静淡然的语气说道,“在过去整整三千年中,晨星家族可从来都不承认这一点。”
“这已经不重要了,”贝尔塞提娅轻声说道,抬头看向不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地毯的尽头,广场上的人造灯火仿佛在那个身影背后织出了一道帷幕,“见见那位‘死而复生’的人类英雄吧——他已经来了。”
……
被无尽混沌与黑暗笼罩的幽影界中,忤逆庭院里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千百年不变的平和,仿佛一座小山般的圣洁巨鹿正一动不动地静卧在漂浮的巨石与规模庞大的金属结构中,仿佛正在闭目养神,而大量与其体形比起来仿佛玩具般小巧的人造装置则分布在他周围,装置表面符文闪烁,魔法的光辉缓缓流淌。
一位身穿黑色阴沉长裙、下半身如同云雾般半虚半实的巨大女士靠坐在巨鹿旁边不远处的石柱上,双手抱着膝盖,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前方不远处的魔网终端,在那特制的大型终端机上空,巨幅全息投影中正在上映着凡人世界的爱恨情仇——跌宕起伏的故事足以吸引神明的眼睛。
就这样过了不知多久,闭目养神的巨鹿才突然睁开眼睛,看了弥尔米娜一眼之后随口说道:“你已经看第三遍了,不腻么?”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黎明之劍 愛下-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再次相見看書
“一部经典的戏剧值得欣赏十遍以上——我才只看了三遍而已,”弥尔米娜毫不犹豫地说道,头也不回,“而且我觉得这东西你也应该看看——我觉得这是目前为止我看过的最有意思的故事,和凡人有史以来创造过的任何一部戏剧都有不同……”
阿莫恩本来对弥尔米娜所关注的那些“戏剧”都毫无兴趣,但这时候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讲什么的?”
“跟圣光教会的神圣传说有关!”弥尔米娜立刻说道,眼睛中仿佛闪耀着光——事实上她的眼睛中确实闪耀着光,那每一缕光芒都足够一台大功率的魔能引擎运转两天之久,“讲的是第一代圣光使徒在黑暗中带领着部落族人去寻找‘谷物四季常熟的圣地’,路上却遇到了伪装成神使的骗术师和制造假福音的噬灵怪,甚至还有吞噬血肉不断生长的、伪装成丰沃土地的假圣地,最后圣者带着族人们回到了一开始出发的地方,才发现原来圣地就是故乡……
“哎我跟你讲,最后那个时间直接跳到五百年后的镜头真是好,就在圣者带族人出发的那个路口,筑起了那么大的一座城……”
人氣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 愛下-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再次相見看書
阿莫恩静静听着弥尔米娜的讲述,良久才突然说道:“神圣的传说中没有神,教会的故事中没有教会,他们还真这么干了啊……”
“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好的,”弥尔米娜露出一丝笑容,颇为放松地靠在身后的巨石柱上,“写故事的是人,讲故事的是人,听故事的也是人,神嘛……神在故事里,在那个身不由己的故事里,现在他们终于可以把神从这个身不由己的故事里面摘出来了,这对谁都好。
“如果有朝一日他们真的要拍一部关于魔法女神的魔影剧,告诉大家最初的‘魔法之源神迹’是一个严重酗酒的魔法师喝高了之后编出来的,最初的魔法女神神谕源于某个老魔法师起床之后的严重耳鸣……那我真要感谢他们全家……”
阿莫恩有些惊讶:“神谕?原来你早年间真的降下过神谕?你不是说你从来不回应信徒们的祈祷么?”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年轻不懂事啊,”弥尔米娜一声叹息,“刚诞生的时候浑浑噩噩,那种状态你又不是不知道——正睡着觉呢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不就下意识回应了么,我哪知道回应那一次之后就没完了啊……”
阿莫恩似乎在忍着笑意,他的眼睛眯了起来,片刻之后才说道:“神权理事会的‘改造计划’将首先从那些已经式微或正在走下坡路的教会入手,或者是像圣光教会那样已经完全处于世俗控制下的教会——所以,说不定他们真的会针对魔法女神去‘讲个新故事’,这一点你倒是可以期待。但话又说回来,他们要讲的故事可不一定总走一个套路——你都能接受么?”
“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弥尔米娜很不在意地说道,“葬礼我都接受了……”
“我曾经与高文讨论过他的计划,也看过神权理事会的一些资料,”阿莫恩不紧不慢地说道,“他们不仅需要让神权世俗化,也需要让神明人性化、通俗化,考虑到现在大众的接受能力,短时间内他们应该还不至于将神明塑造成反派,但或许在他们的下一个‘新故事’里,魔法女神就会被安排一个世俗化的‘人设’,在舞台中粉墨登场……”
阿莫恩话音未落,弥尔米娜便认真思索起来,并在沉吟之后一脸认真地说道:“如果他们的防护设备能扛得住,我觉得我可以亲自上……”
阿莫恩:“……”
弥尔米娜好奇地看着他:“你怎么不说话了?”
“有时候我总觉得自己追不上你的思路……”阿莫恩慢慢说道,“尤其是这次。”
“我认为这很正常,”弥尔米娜很不在意地说道,“和我比起来,你并不擅长思考……”
阿莫恩闭上了眼睛,似乎已经懒得搭理这位赖着不走的“邻居”,但突然间,他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双眼一下子睁开——圣洁的光辉比之前更加明亮。
“你怎么了?”弥尔米娜感知到了阿莫恩周围动荡不休的气息,她从未在这位生性平和的自然神明身上感觉到类似的反应,“你……”
“我感觉到……”阿莫恩仿佛梦呓般轻声呢喃,他的目光落在忤逆庭院前的那扇大门前,“是他们来了……”
“他们?他们是谁?”弥尔米娜愣了一下,起初没有反应过来,但很快她便想起什么,神色微微变化,看向阿莫恩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复杂,“……需要我离开么?”
“……谢谢你的理解,”阿莫恩低声说道,“另外,还请你离开之前帮个忙。”
弥尔米娜站了起来,她看向阿莫恩那庞大而伤痕累累的躯体,在对方继续说下去之前便猜到了这位自然之神要说什么:“我明白——体面一点?”
阿莫恩微微垂下眼皮:“只是不想让他们担心。”
忤逆庭院中,低沉的嗡鸣声开始从各处响起,大功率的魔网单元和一个个放大、投射阵列开始在远程控制中心的指挥下运转起来,那些被固定在基座中的水晶脱离了凹槽,在两位神明周围缓缓旋转,反神性屏障启动的同时,弥尔米娜也朝向阿莫恩的方向轻轻挥了挥手臂。
巨鹿身上纵横交错的金属与水晶碎片在一片扭曲的光雾中迅速淡化消失,被无形的光学屏障遮挡起来,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也随之被遮掩、覆盖,在短短几个呼吸之后,起航者的武器和飞船碎片皆被隐去,原地只余下圣洁的巨鹿,静静俯卧在一片漂浮的碎石中间。
而弥尔米娜的身影……在那之前便已经消失不见。
……
一支队伍穿过了忤逆要塞底层的幽影界传送门,向着忤逆堡垒的最深处前进,在抵达最后一条走廊之后,贝尔塞提娅停了下来,示意随行的精灵们在此停留。
“陛下,”一名精灵武官忍不住上前,“我们应该……”
“你们在此等着就好,”贝尔塞提娅的语气温和却不容置疑,“我和高文·塞西尔陛下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安全——从这里往前的路,就不需要太多人了。”
武官低下头,领受了女皇的命令,随后便带着护卫队伍走向了附近的休息区域,贝尔塞提娅则看向高文,轻轻点头。
高文的目光落在旁边不远处,几名面容苍老的白银精灵正站在那里,他们穿着已经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古典长袍,佩戴着早已被如今的皇室下令废弃的旧时代冠冕和仪式珠串,他们如同一群从古画中走出来的幽灵——却真真切切地站在这个地方。
那位大德鲁伊阿兹莫尔站在这几名古代神官的最前方,面容平静,无悲无喜,仿佛只是在静静地等待着自己的命运,亦或者一个答案。
通往忤逆庭院的闸门就在前方了,闸门附近的安全装置正在运转,大门上的符文闪烁,反神性屏障的能量场已经与忤逆堡垒本身的屏障系统接驳起来。
高文轻轻吐出口气,上前激活了闸门,在机械装置推动沉重大门所发出的吱嘎声中,他对那位从历史中走来的古代神官微微点头:“阿兹莫尔大师,请吧。”
阿兹莫尔深吸了一口气,迈步跨过那扇大门,一步踏出,便仿佛越过了三千年的时光。
他看到前方是一片被晦暗混沌笼罩的空间,那空间与传说中的神国截然相反,却又有一道圣洁的光辉在远方升腾,仿佛正在将周围的昏暗驱散,他看到那光辉中有如同山岳般的身影静静伏卧,仅仅是注视过去,便能感受到一股庞然的力量和从灵魂深处滋生出来的亲切、温暖。
老神官突然感觉自己有些恍惚,一路上所萌生出来的无数想法、猜测和打算在这瞬间全部坍塌成为了一个现实,三年前所积累下来的所有情感也在这一瞬间重重落地,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向前迈出了一步,便骤然感觉一种久违的力量从心灵深处浮现了出来。
他枯竭三千年的神术回来了,与神明的连接也重新建立起来,他重新成了一个拥有神术、可以祈祷的神官,就如三千年前一样。
他又向前迈出一步,那光辉中的身影变得清晰起来,他感到熟悉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祥和温暖。
一个低沉而悦耳的声音在每一个神官心中响起:“你们来了……”
于是他们泣不成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