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太平客棧-第一百四十二章 秋雨看書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一场秋雨不期而至,凄清寒意笼罩了整个剑秀山。
暮色中,秦素离开藏书楼,顺着藏书楼不远处的山路去往忘剑峰。她撑着一把自己亲手制作的油纸伞,在潇潇秋雨中缓缓独行。
虽然李玄都开放了剑秀山,使得剑秀山不再像以前那般冷清,但忘剑峰仍旧与以往没有太大区别,还是人迹罕至。其实不必李玄都刻意吩咐,众人都心知肚明,那里是李玄都的日后居处,自然要求个清净,没人会去主动打扰。
既然是李玄都的居处,自然也是秦素的居处,那么对于秦素来说,忘剑峰便没有什么特殊了。秦素自从开始养伤,就已经不理会俗事,无论是客栈,还是忘情宗。秦素都乐得做个甩手掌柜,她本就不太喜欢这些,若不是因为李玄都的缘故,她才不会做什么主事掌柜。如今李非烟接手了客栈,对于秦素来说,自然是好事。她可以与苏怜蓉交流音律,一起抚琴,或是去藏书楼看些志异杂记,李玄都又不在剑秀山,无人督促,想修炼便修炼,不想修炼便四处走走。
不过以秦素的年龄来说,她也的确不必太过着急,她今年还不到三十岁,就已经跻身天人无量境,如果没有其他意外的话,她在四十岁之前跻身天人造化境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距离百年之期还有整整一甲子的时间。
其实长生境的门槛并非是高不可攀,关键在于时间,如果有人能活千年,就算是庸人资质,也能跨过长生境的门槛。故而在百年之期的情况下,何时跻身天人造化境决定了能否跻身长生境。
正因为如此,当初李玄都以不足三十之龄跻身天人造化境,几乎所有人都默认他只要不中途夭折必然能跻身长生境,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换而言之,如果六十岁之后才能跻身天人造化境,除非有长生药这等天大的造化,否则很难跻身长生境。而在四十岁之前跻身天人造化境之人,只要不中途夭折,长生有望。至于在四十岁到六十岁之间跻身天人造化境之人,能否跻身长生境就要看各自的机缘造化了,大概是五五之数。
如今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一辈中,且不说李玄都这个异类中的异类,秦素的境界修为可谓是一骑绝尘,是李玄都之后第二个登上太玄榜之人,也极有可能是李玄都之后第二个登上老玄榜之人。至于李元婴和上官莞,都在三十岁以上,不能一概而论。
如今江湖上都说秦大小姐是福缘最好之人。
除去宋政,老玄榜上还剩下四位长生之人,就算加上儒门的龙老人,也不过五人之数,其中三人有她大有关系。秦清是她的父亲,送给她一座宗门,旁人要经过无数勾心斗角的宗主之位,轻而易举地就落在了她的头上,就像一根棘杖,秦清先把所有的刺通通拔去,然后再送到秦素的手中;李玄都是她的未婚夫,一身所学倾囊相授,众多江湖人也许要经历无数厮杀才能得来的秘籍,秦素可以随意观看,寻常上成之法都未必能入得她眼;李道虚是她未来的公爹,直接送出了一件仙物。多少人终其一生都无缘见得仙物,更不用说拥有一件仙物了,便是众多宗主,也没有如此殊荣。
此三人,无论是谁成为道门大掌教,都不会影响秦素在江湖中的地位,当真是立于不败之地。
这难道不是天大的福缘?
就连秦素自己,有时候都觉得有些不太真实,她的运气未免太好了些,如果人真有前世,她是积攒了多少功德,才有今日的福气?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是秦素,也有过几次身陷险境,在大真人府中更是差一点就死在了张静沉的剑下,可见江湖凶险。
有时候,秦素也会心生感慨,她是个腼腆的人,如果没有父亲、丈夫的权势,她也许就是孤零零一人,远离江湖,无人知晓,没有几个朋友。可到了如今,她的朋友竟然多到数不过来,正邪两道都乐意与她相交,丝毫不在意她的性情如何,当真是“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如此一来,倒是逼得秦素不得不主动适应,许多时候甚至要摆出冷脸来应对这些情况。
昨天的时候,秦素见了前来拜访的兰玄霜,堂堂天人造化境的大宗师,更是百岁高龄的老前辈,也是一宗之主,竟然没有半分倨傲,在见面交谈时处处以她这个晚辈为主,这是秦素以前如何也想不到的事情,可到了如今,这却变成了十分合乎情理的事情。
原因也很简单,按照儒门给天下订立的规矩,天地君亲师,君在亲、师之上,要先论君臣,再论其他。李玄都当然不是帝王,可大掌教这个身份却是胜似帝王。就算李玄都如今还不是大掌教,也相距不远,算是储君人选。储君也是君,李玄都可以平易近人,其他人却不能不懂规矩,不必有人刻意吩咐,许多事情自然而然就变了。
这就是人心。
秦素说不上喜欢还是不喜欢,只能默认了这种变化。
秦素持伞登上了忘剑峰,来到山崖边缘,驻足远眺,只见得山外雨雾茫茫,分不清天地的界限,只剩下无尽的雾气。
就在这时候,秦素忽然扭头,望向了一个少年。
张白昼。
因为张白月的缘故,李玄都允许他登上忘剑峰。
秦素望向张白昼的时候,张白昼也发现了秦素。
一瞬间,张白昼感觉自己体内的气机流转为之一滞,秦素望向他的这一眼,没有任何敌意,可给他的压迫之感却丝毫不逊于徐大,更有一种无孔不入的感觉。
张白昼不知道这就是地师绝学“逍遥六虚劫”,不仅能化解旁人的气机,而且还能反客为主,驾驭旁人的气机,厉害非常。以两人之间的境界差距,甚至不必身体接触,秦素就能让他体内的气机自相攻战,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过这种感觉很快便随着秦素收回目光而消失。
张白昼之所以出现在此地,只是个巧合。
如今剑秀山上人来人往,张白昼只觉得孤单,他不像裴玉那般八面玲珑,能很快与旁人混熟,而旁人因为裴玉的身份,也乐得与他套套交情。张白昼更多还是独来独往,接触最多的就是徐七。那日徐七招待徐大,他也跟着喝了一顿酒,可惜他嘴拙,没能借此机会与徐大建立什么像样的交情,徐大没有在剑秀山久留,很快就返回了齐州。
张白昼在苦闷的时候,便会登上忘剑峰,来姐姐的坟前坐上一会儿,可他没有想到自己在准备下山的时候竟然遇到了独自登山的秦素。
在过去的许多天里,出于某些不可言说的原因,他都是故意避开秦素,几次相见,也是随着众人一起,这样的单独见面,尚属首次。
张白昼当然听说这位秦大小姐的传闻,除了早年丧母和险些丧命张静沉剑下之外,一路顺风顺水,再过些时日,她便要风风光光地嫁入李家,成为剑秀山名正言顺的女主人。正因为如此,他不会像其他人那般去讨好这位秦大小姐,反而愈发疏远。
便在这时,一个略显陌生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你是……张白昼?”
张白昼怔了一下之后才反应过来,这是秦素的声音,下意识地低下头,低声道:“是。”
秦素本就不擅长与人打交道,大多时候都是旁人顺着她的话来说,一时间竟是有些不知该说什么,看了眼张白昼被淋湿的衣衫,问道:“怎么不撑伞?”
张白昼没想到秦素会问出这么个问题,在他的印象中,秦素是个拒人千里之外的人,总不会是在关心他,如实回答道:“山中无伞,而且也没必要撑伞。”
说话间,张白昼运起气机,将落下的雨滴四散弹飞。
秦素抬头看了眼天色,道:“你似乎很不喜欢我。”
张白昼的头更低了,“不敢。”
秦素叹了口气,“又何必?我问你,你喜欢剑秀山吗?说实话。”
张白昼认真思考了片刻,摇头道:“虽然姐姐在这儿,但我不是很喜欢这里。”
秦素看了眼张白月所在的方向,又问道:“既然你不喜欢剑秀山,那么你想去帝京吗?”
张白昼猛地抬起头来,望向秦素,迟疑道:“李……先生同意吗?”
秦素道:“他前不久来信了,如今他正在终南山,处理一些关于道门的事情,暂时顾不得剑秀山这边,所以让我找个机会问下你的意见。正巧今天遇到,我便直说了,如果你想去帝京,我可以安排你与兰夫人同行。兰夫人是皂阁宗的宗主,也是一位天人造化境的大宗师,她过几天要动身去帝京拜访阴阳宗的上官宗主,正好顺路,你若与她同行,不必担心青鸾卫,她足以护得你的周全。”
张白昼心中一惊,因为秦素的话语中提到了两位宗主,换而言之,这两位宗主也是客栈之人。在剑秀山的这些天,他已经陆续见过了近十位天人境大宗师,也见过兰夫人,早就知道她也是一位天人境大宗师,只是不清楚她竟然是天人造化境的修为。如今客栈的实力,想要灭去一个寻常宗门,当真是易如反掌,这也让他心中生出希望,也许真能报仇雪恨。
张白昼没有过多思考,点头道:“我愿意。”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